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借用温斯顿·丘吉尔的说法,亦来云项目看起来是一个包裹在神秘之中的谜语。该项目的核心是创始人深度设计的弹性计算,或者说分布式计算思维。2月26日,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接受了海外Cryptobriefing的专访,在访谈中,他探讨了亦来云分布式运营模式以及他个人的经历。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地点,时间,一切都刚刚好

陈榕的命运早早就与计算机似乎有了深深关联。自1985年以来,陈榕一直致力于操作系统研究,当时他正在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陈榕的本科是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度过,后来他进入到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当时他获得该研究所汉卡实验室的奖学金,要知道该实验室后来走出多位联想创始团队成员联。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谈起当时的情景,陈榕说:”我真的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当时在联想实验室已为此获得奖学金。我还未意识到联想团队未来的目标以及当时研发工作的深远意义,虽然我与联想团队的成功无关,但他们激励了我。”

陈榕讲到:”我意识到,当你创办一家初创公司时,你不必非常聪明。人们认为联想是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超级聪明。没有人有这么大的梦想,大家都在做着普普通通的事情。” 回首过往,陈榕提到了”阴差阳错”的错过了中国计算机崛起的深度参与的机会。

赴美深造

当陈榕来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时,这种”阴差阳错”再次发生。他曾梦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但命运却另有安排。该学校里有两个超级计算中心,包括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这是全球第一台民用(非军用)计算机的建造地。

谈起这段经历陈榕说:”我还是要强调,申请伊利诺伊大学不是有意为之,我只是碰巧被录取了。我一直渴望能在贝尔实验室谋得一份暑期工作,而不是参加美国的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不允许在校外工作。无奈之下只能”被迫”在校内实验室为超级计算机设计软件,制作超级计算机系统图形显示设计。”

陈榕几乎不知道历史又要被创造了,三四年后,同样是这个团队(NCSA)发明了全球首个网络浏览器,改写了互联网的进程。顺便说一句,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也是这所大学的校友,虽然两人不是同届校友,但陈榕是首批在该校实验室工作过的四五个程序员之一。

从架构师到操作系统

在成为超级计算机首席架构师的梦想实现之路上,陈榕走得很顺利,当时他开始在一家研发中心担任助理,正是在这个研发中心,他学到了Amdahl定律(该定律简单来说是通过更快的处理器来获得加速是由慢的系统组件所限制,译者注),这个定律表明超级计算没有未来。抱负化为乌有,陈榕辞职转而从事超级计算机应用程序的研究工作。从首席架构师到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他在微软做了十年的高级软件工程师。陈榕后来说,操作系统是一门比超级计算机更复杂的学科,但正是这些经历奠定了他今天看待区块链的基石。

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发明

2016年,区块链再度走入陈榕视线。他解释了这个发现对他的意义:中本聪的发明真的改变了游戏规则。第一次,我们可以有一种计算机,它不能被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控制,它不能被一个人关掉,这是一个不受任何一方控制的可信账簿。在此之前,陈榕做的是企业物联网:”我在寻找新的资金,我们已经有了工业物联网的Beta或Alpha版本,接触区块链时候,正是我们迫切地寻找任何地方去实现这个Beta网络”陈榕意识到很多年轻创业者在谈论DApps和TPS,借用一句流行语,陈榕觉得”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

陈榕结识了区块链的早期开拓者,进一步了解了去中心化。但是当区块链圈的人在讨论是什么造就了DApp时,他意识到众多区块链从业者需要一个更高的视野。很多区块链早期从业人已经通过比特币变得富有,他们没有兴趣学习。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陈榕决定领导自己的团队做给他们看。所以,不少这个圈子的人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和同伴。新一代互联网的愿景和技术方向已经逐步被竞争对手和同伴认同并模仿。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当时人们在讨论以太坊和比特币的速度如何太慢。陈榕惊讶地发现,人们仍在以每秒交易的速度(TPS)作为话题来炒作,他无法相信人们仍然如此无知的谈论’我们能有一台能与超级计算机媲美的区块链吗?””不可能。从来没有。”人们仍然认为区块链可以以100万TPS的速度与超级计算机竞争,要知道,这可是2016年,人们仍在谈论这个问题,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他解释说,这违反了我们谈到的Amdahl定律。与此相反,陈榕设想了一个没有网站的世界,消费者可以直接接触内容,而无需Facebook操纵任何数据,”我们能把它称为一个新的网络,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能摆脱所有的网站,我们就能拥有没有腾讯的微信,没有谷歌的Youtube,没有新浪的微博。这是陈榕的愿景,他说亦来云将在2019年实现这一目标。

新一代互联网

亦来云团队由70名全职员工和众多开源贡献者组成,总共大约有100人在为打造新一代互联网而努力,这对于一个新项目来说还不错。项目的第一阶段计划在今年三月底,到那时,亦来云区块链预计可以自主运行。在愚人节这天,大概会是这个全新的分布式的亦来云区块链网络的发布时机。

“开发者将可以开发点对点的应用程序,销售演唱会门票、音乐专辑、电影票等,所有这些都是点对点的,没有网站,”陈榕说。他还指出了另外两个里程碑:一个是在8月份,届时DApps应该会上线并运行;另一个是在2020年初。他说:”希望到那时,我们将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网络。”

海外媒体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新一代互联网

任何试图革命互联网的个人或项目肯定会遇到各种争议,亦来云也不例外,遇到的诉讼、诋毁等只是整个进程中的一个注脚。

对陈榕来说,命运让他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有一种感觉,在他从超级计算机到操作系统,再到完全去中心化视野的征途中,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出现。无论在哪里,历史都有可能被他再次改写。

本篇文章版权归属cryptobriefing,

原文链接:https://cryptobriefing.com/amp/rong-chen-elastos-decentralization/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须知

须 知:

本报告中包含的信息截止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

本报告仅供参考,并不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数字资产的相关要约。

请读者不应将本报告的内容解释为财务投资建议或用于任何其他目的。

本报告可能包含被视为具有预测性的信息,谨请读者不要过分依赖这些陈述。亦来云基金会不承担任何和本报告不一致的公开信息的义务。

本报告中提供的经审计的财务信息由 Elastos 基金会财务组编制,但不包括完整的财务报表。

除非另有说明,本报告中的所有数字资产均以 BTC 或 ELA 计价。

北京双斗会计师事务所受 Elastos 基金会委聘,审定2018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法定货币和数字资产的使用情况。本报告中的信息遵循了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介绍

介 绍:

亦来云在2018年的众多进步、创新和转型,已经在亦来云的年度报告中进行了陈述。我们为在技术开发方面以及专注于新一代互联网建设方面所取得的进展感到自豪。

六个月前,我们纪念了一个重要里程碑: Elastos (基金会)成立1周年。来自世界各地的社区成员被邀请参加并亲眼目睹了亦来云不断推动项目透明度的决心。我们的首次财务公开信息由团队代表在舞台上呈现,并公开讲解给参会的社区成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 Elastos 将成为这个新行业的焦点,并与整个区块链的大环境联系在一起。我们在沿途中遇到各种不同程度的困难和坎坷,但是我们在全球分散的互联网运动的最前沿的旅程中仍在继续。

为此, Elastos 基金会推出了半年度 Elastos 基金会财务报告,该报告记录了2018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的财务状况。

本报告旨在让社区成员深入了解 Elastos 基金会的内部运营情况、指标和战略,包括:

范围和基础

审计程序

审计结果

审计意见

除了内容之外,本报告还有助于进一步维护 Elastos 基金会为更负责、更透明度的治理所开创的先例。这些更高的标准反映了 Elastos 基金会对其使命和社区长期关注的承诺。

Elastos 基金会的财务管理有一套规范的财务制度,每一笔支出都严格遵循了财务制度。基金会的财务组负责监督与基金会财务相关的以下职能:

短期和长期预算

财务规划和分析

建立并遵守合理的财务制度

财务组维持运营支出(BTC,ELA)的预算,由亦来云基金会理事会批准,并按月与实际情况行审核,持续监控项目前进过程中业务的财务需求。

本报告按以下类别公布执行情况(BTC、ELA):

技术研发

PR与营销

运营与管理

固定资产

生态合作开发

数字资产的使用:所有重大支出均由 Elastos 基金会理事会批准。

* 本报告中提供的财务审计数据由 Elastos 基金会财务组编制。该审计由北京双斗会计师事务所执行,并遵循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范围和基础

范 围 和 基 础:

Elastos 基金会聘请了一家外部独立的审计公司——北京双斗会计师事务所,对2018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的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的支出进行审计。 Elastos 财务团队负责提供与审计相关的准确、合规和完整的信息。审计人员负责就法币和数字货币的支出和使用发表专业审计意见。

北京双斗会计师事务所参照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的有关规定执行审计,遵守职业道德规范,并合理保证项目费用报告未存在重大不准确之处。

在审计过程中,会计师执行了认为必要的程序,如:抽查会计记录和核实区块链上的交易记录等,在六个方面核查了支出细节,包括管理费用、技术研发费用、国内和国际公关和营销、社区发展、固定资产和生态合作开发支出。

报告数据的基础和审计产生的财务数据均以数字资产( BTC、ELA )为核算标准。

审核 Elastos 基金会内部财务数据的目的是核查与每笔付款相关的协议、凭证、财务审查程序和其他活动,并确保审计结果的真实性与合规性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所有这些都为了更高标准的、更负责任的、更透明的治理。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审计流程

审 计 流 程:

审计内容包括:服务合同、凭证、文件和区块链上的记录在内的各种信息。根据项目的详细账目和费用支出有关发票,对财务支出进行了核查。

准备工作包括: Elastos 基金会和会计师事务所之间的讨论、要完成的基本任务的定义以及对项目专业能力、独立性和风险的全面分析和评估。

在签署并接受审计服务合同后,分配项目负责人,组建审计项目小组,起草审计计划,并与项目财务组协商准备所需的信息。

在项目北京办事处内,各方召集会议并审查信息。过程如下:

1. 有关对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的凭证、发票、服务合同等支出进行现场抽查。

2. 在区块链上,对数字货币(BTC,ELA)的支出进行审查和核实。

3. 会计事务通过 Elastos 基金会财务组验证所审计的材料,并对过程中不同看法进行沟通和分析,解决差异和达成认可意见。

4. 验证审核材料是否一致,发布审核报告和审核验证表,并确认签章材料。

5. 提供了所完成工作的摘要,召开会议并审查和批准审计报告。

6. 提交 Elastos 基金会最终审计报告。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审计结果

审 计 结 果:

经审查,该项目在审计周期内,所涉及的数字货币(BTC,ELA)总支出情况为:BTC支出1,386.69个,ELA支出783,455.95个。

支 出 分 类 说 明:

技术研发支出

包含所有技术研发人员的薪资、报销、第三方公司合作、公摊费用(办公场地等)。

PR&市场营销支出

包含所有PR&市场营销人员的薪资、报销、第三方公司合作、公摊费用(办公场地等)。

运营管理支出

包含所有支持职能人员的薪资、报销、公摊费用(办公场地等)、转账手续费。

固定资产

包含办公室电脑、桌椅、显示器、测试机等固定资产。

生态合作开发

包含对外生态合作、开发等。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BTC支出

BTC 支 出 汇 总 如 下:

每 月 BTC 支 出 如 下:

* 该项目涉及的数字货币的支付流程有严格的管理制度,能够做到依制度审批、支付,有明确的依据表明每一项支付真实、有效,账表相符。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ELA支出

ELA 支 出 汇 总 如 下:

每 月 ELA 支 出 如 下:

* 该项目涉及的数字货币的支付流程有严格的管理制度,能够做到依制度审批,支付,有明确的依据表明每一项支付真实、有效,账表相符。

亦来云2018下半年财务报告 | 审计意见

“经过对 Elastos 基金会的财务团队的组织架构与每个项目的立项与支出流程,每个架构的模块成本所占比例合理程度,支付流程制度,支付审批权限,相关支出记录凭证的合理合规进行了全面综合的审核,数据的真实性与准确性前后一致。

基于这些事实,我们认为 Elastos 基金会涉及的数字货币的支付流程有严格的管理制度,能够做到依制度审批、支付,有明确的依据,表明每一项支付真实、有效,账表相符。”

——北京双斗会计师事务所

来源:亦来云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专题 ▏亦来云

为了让大家更全面地了解亦来云的架构及理念,我们开设了新的专题,该专题旨为大家介绍亦来云生态系统的不同组成部分及它们所扮演的角色与重要性,本专题的第一部分从Trinity开始。

在说到构成Elastos的技术框架和服务组件时,我们经常很容易忽略这个项目的规模以及它应该如何定义。Elastos首先是DApp基础架构,其次是区块链技术,第三是去中心生态系统。并且有许多服务组件包括Token侧链、ETH(Ethereum)与NEO兼容侧链、标准侧链模版、DPoS共识、Elastos Carrier以及Hive存储服务等,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Elastos Runtime,也被称为亦来云浏览器(内部称为Trinity浏览器)。至今为止,很少有文章专门来讲述Elastos Runtime及其在亦来云技术框架中承担的角色, 本文将描述它的应用程序,突出它与已经使用的预先建立的浏览器的区别,并仔细解释它是如何将所有Elastos 基础架构服务包含在一个框架中,以使开发人员可以使用它在Elastos上无缝地构建应用程序。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Elastos提供了许多服务,用户可以在Android或iOS应用程序中分别使用各自的API单独进行交互。Trinity是一个真正独特的项目,因为它是活跃用户每天都会直接与之交互的浏览器。尽管拥有完整DApp生命周期管理功能的Trinity浏览器计划在今年年底发布,但用户将能够在它最终完成之前访问并使用它。毕竟,这就是敏捷项目的力量。用户已经可以使用该浏览器,并访问它的一些核心功能,尽管它目前还不是很完善。这也就意味着整个2019年,Trinity将经历各种变化并增加许多新功能,所以最终产品可能完全不像早期的Trinity浏览器。目前,它已经进入公开测试阶段,社区成员可以开始使用浏览器并向开发人员报告Bug。然后,开发人员在整个测试过程中扮演两个主要角色:为报告的错误提供修复,并在构建测试版时继续创建新功能。虽然Elastos浏览器还没有为大规模生产做好准备,但它仍然处于一个有意义的开发阶段,测试和试运行已经开始。

为了解释Elastos Runtime的本质,我们必须首先理解其角色的重要性。虽然DApps可以直接独立与Elastos Carrier、Hive、DID 侧链的API进行交互,但Runtime有很多独特的特性和功能是Elastos基础设施的其他组件所不支持的:

1.通过API实现简单性:Runtime集成了Elastos提供的所有服务,并将它们组合成一个供DApp开发人员使用的单一框架。因此,DApp开发人员只需要使用ionic javascript框架编写他们的应用程序,并且只需要管理一组RuntimeAPI。API可用于与主链、DID侧链、Token侧链、ETH侧链、NEO侧链、Elastos Carrier、Elastos Hive或Elastos生态系统的任何其他组件进行交互。

2.通过多平台支持实现通用性:由于Android和iOS都支持Elastos浏览器,因此DApp开发人员只需使用一组代码开发应用程序,就可以在两个平台上运行。将来,如果Windows、Mac和Linux都支持Elastos浏览器,那么它将为DApp开发人员提供巨大的通用性。换句话说,开发人员可以轻松在Elastos浏览器上使用相同的API开发他们的DApp,并且他们的DApp将运行在Elastos浏览器支持的所有平台上。

3. 通过沙箱机制实现安全性:Runtime提供了一个沙箱机制,所有DApps都在其中运行。最重要的是,它提供沙箱隔离、网络隔离和数字权限管理,这样DApp开发人员就不必每天处理繁琐的问题。从这里开始,Elastos DApps通过Elastos Carrier与外界进行交互,Elastos Carrier本身就是一个端到端加密的对等网络,没有中央服务器,因此创建了一个完全安全的生态系统的DApp运行时环境。

4. 通过去中心DApp分销渠道实现DApp安全性和数据完整性:与Android或iOS非常相似,Trinity将管理自己的DApp分发渠道。目前,开发者向Android和iOS应用商店提交申请,要求将他们的应用部署到各自的平台上。这个过程使应用程序受制于应用程序商店的判断,并通过将应用程序数据存储在集中的服务器上而损害了应用程序数据的完整性。Elastos协议是不同的,有专门的DApp侧链,记录每个DApp的元数据以及开发人员的DID和签名,而实际的DApp存储在一个去中心存储系统中。只有通过DApp侧链注册的DApp才能安装在Elastos浏览器上。在将其DApp安装到Elastos浏览器之前,Runtime会验证DApp及其开发人员的完整性和签名,从而创建一个去中心的DApp分发流程。

5. 通过工具链方便注册:作为DApp管理生命周期的一部分,将向开发人员提供工具链,以帮助他们使用DID包装Trinity DApp,并在DApp侧链上注册。简化DApp的开发、发布、注册过程。

6. 用户DID的安全性和数据完整性:Elastos浏览器上的所有用户数据和应用程序数据将绑定到用户的DID上,数据本身将存储在去中心存储系统上,或者存储在用户的Dropbox或个人云驱动器上。因此,当用户在不同的设备上安装Trinity时,他们使用DID登录,所有数据自动填充。这一过程与苹果使用icloud驱动器将应用程序设置和数据以集中格式恢复到新手机相似。对于Trinity 浏览器,当用户在不同设备之间切换时,DID被用来保存用户的数据,而不会因为去中心的数据存储而损害数据的完整性。

虽然使用Trinity浏览器有很多优势,当然也存在可以不需要用户使用它仍然可以与各种Elastos服务交互的其他原生Android,iOS或Windows应用程序,用户也可以选择直接使用这些服务。但是,这些类型的应用程序不使用Elastos Runtime,因此大多数DApp生命周期管理和安全措施需要由各个开发人员和团队维护。对于某些GPU密集型应用程序(如游戏)来说,情况就是如此,因为使用ionic框架为设备构建大型游戏非常复杂。在这种情况下,开发人员的唯一选择是直接与Elastos核心服务API进行交互,而无需使用Trinity浏览器。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你可以把Elastos区块链想象成一个运行代码和存储数据的安全通道,使用联合挖矿来利用比特币的巨大哈希能力并保护其网络。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直接在区块链上运行的代码都是超级安全的——无论是用于发送ELA还是在相应的Elastos侧链上运行以太坊智能合约或NEO智能合约。

Trinity提供的功能比基于区块链的信任高一级,因为它与上述所有服务交互,同时阻止应用程序访问运行时不支持的任何API或插件。通过这种方式,用户可以使用区块链,也可以通过用户日常在设备上使用的DApps运行智能合约,而无需一开始就与区块链进行交互。Trinity隐藏了基础架构层,并为DApp开发人员提供了一组API。反过来用户可以使用区块链的信任和安全性访问DApps,而无需直接处理它。Trinity将链上和链外的可伸缩性解决方案结合在一个平台上,以一种开发人员无需学习任何新知识就可以在其平台上开发DApps的方式来打包数据。它是广大Elastos生态系统的门户,用户每天都会使用到它。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当开发完成时——2019年第四季度——这就是Elastos浏览器的样子: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Elastos浏览器中的DApp生命周期:

1. 使用Ionic javascript框架,利用浏览器支持的各种插件构建应用程序,如ElastosCarrier插件、Camera插件等。

2. 使用作为框架一部分提供的工具链脚本将您的Ionic应用程序转换为可以在Elastos浏览器中运行的Elastos应用程序。此应用程序将使用开发人员自己的DID进行签名。

3. 一旦使用工具链脚本创建了.epk(elastos包)文件,就可以部署它了。下一步是使用提供的工具在DApp侧链上注册这个.epk文件(Trinity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包本身可以存储在一个分散的存储上,比如Elastos Hive。

4. 一旦Elastos应用程序在DApp侧链上注册,Trinity 浏览器内的DApp 中心将自动显示已注册的应用程序,显示该应用程序的所有细节,包括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的DID

5. 用户可以免费下载这个应用程序,并将其安装在Trinity浏览器中,之后便可以运行该应用程序

以下是Trinity项目的粗略时间表。 这不是一个固定的路线图,事情可能会在未来发生变化,但这是Trinity现在所处的位置以及2020年的发展方向。

专题 ▏Elastos Runtime又名Elastos Trinity或Elastos浏览器

看看下面的演示视频,详细解释了什么是Trinity项目,存储库在哪里,如何构建一个Trinity浏览器并在android和ios设备上运行:

https://v.qq.com/x/page/q0840hzi6mt.html

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去中心化网络

在本次采访中,这位亦来云的创始人回顾了互联网的诞生,并展望了下一代互联网。

借用温斯顿·丘吉尔的说法,亦来云项目看起来颇有些神秘莫测,云山雾海。该项目的核心是创始人深度设计的弹性计算,或者说去中心化计算思想。百忙之中,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接受了cryptobriefing的采访,谈起了作为该区块链项目创始人的曲折经历。

对的地方,对的时间

陈榕是从1985年开始研究操作系统,当时他来到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陈榕的本科是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度过,当时他获得该系实验室的奖学金,要知道该实验室后来走出多位联想创始团队成员,陈榕的命运早早就与计算似乎有了深深关联。接受采访时陈榕说:”我真的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碰巧联想实验室为此获得了奖学金。我不知道联想团队在做什么,虽然我与联想的成功无关,但联想的团队激励了我”
当然陈榕也同样鼓舞了他们,当陈榕获得奖学金来到美国时,他是整个联想实验室羡慕的对象。他说到:”我意识到,当你开始创业的时候,你不需要非常聪明。人们会想,哇,联想,世界上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是超级聪明的,没有人有那么大的梦想,每个人只是做的普普通通的事情。”

这不会是陈榕最后一次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

来到美国

当陈榕来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时,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他曾梦想成为一台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但命运却另有安排。该校有两个超级计算中心,包括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这是第一台民用(非军事)计算机的建造地。谈起这段经历陈榕说:”我还是要强调,申请伊利诺伊大学不是有意为之,我只是碰巧被录取了。我一直渴望能在贝尔实验室谋得一份暑期工作,而不是参加美国的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不允许在校外工作。无奈之下只能”被迫”在校内实验室为超级计算机设计软件,并制作动画图形。”
陈榕几乎不知道历史又要被创造了,三四年后,同样是这个团队(NCSA)发明了网络浏览器,改写了互联网的进程。顺便说一句,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也是这所大学的校友,虽然两人不是同届校友,但陈榕是首批在该校实验室工作过的四五个程序员之一。

从架构师到操作系统

在成为超级计算机首席架构师的梦想实现之路上,陈榕走得很顺利,当时他开始在一家研发中心担任助理,正是在这个研发中心,他学到了Amdahl定律(该定律简单来说是通过更快的处理器来获得加速是由慢的系统组件所限制,译者注),这个定律表明超级计算没有未来。抱负化为乌有,陈榕辞职转而从事超级计算机应用程序的研究工作。从首席架构师到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他在微软做了十年的高级软件工程师。陈榕后来说,操作系统是一门比超级计算机更复杂的学科,但正是这些经历成为他今天看待区块链的基石。

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发明

2016年,陈榕偶然发现了区块链。他解释了这个发现对他的意义:中本聪的发明真的改变了游戏规则。第一次,我们可以有一种计算机,它不能被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控制,它不能被一个人关掉,这是一个不受一方控制的账簿。在此之前,陈榕做的是企业物联网:”我在寻找新的资金,我们已经有了工业物联网的beta或alpha版本。,然后我们需要新的资金。接触区块链时候,正是我迫切地寻找任何地方去实现这个beta网络”
陈榕意识到很多年轻创业者在谈论dApps和TPS,借用一句流行语,陈榕觉得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陈榕结识了区块链的早期开拓者,进一步了解了去中心化。但是当区块链圈的人在讨论是什么造就了dApp时,他意识到众多区块链从业者需要一个更高的视野。很多区块链早期从业人已经通过比特币变得富有,他们没有兴趣学习。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陈榕决定领导自己的团队做给他们看。所以,不少这个圈子的人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和同伴。
当时人们在讨论以太坊和比特币的速度如何太慢。陈榕惊讶地发现,人们仍在以每秒交易的速度(TPS)作为话题来炒作,他无法相信人们仍然如此无知的谈论’我们能有一台能与超级计算机媲美的区块链吗?'””不可能。从来没有。人们仍然认为区块链可以以100万TPS的速度与超级计算机竞争,要知道,这可是2016年,人们仍在谈论这个问题,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他解释说,这违反了我们谈到的Amdahl定律。与此相反,陈榕设想了一个没有网站的世界,消费者可以直接接触内容,而无需Facebook操纵任何数据,”我们能把它称为一个新的网络,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能摆脱所有的网站,我们就能拥有没有腾讯的微信,没有谷歌的YouTube,没有新浪的微博。这是陈榕的愿景,他说亦来云将在2019年实现这一目标。

新的网络

亦来云团队由70名全职员工和众多开源贡献者组成,总共大约有100人在这个项目上工作。这对于一个新网络来说还不错,它的第一阶段计划在今年三月底结束。到那时,亦来云区块链应该是自主运行的。在今年愚人节这天,亦来云要”搞事情”,发布Elastos SmartWeb。开发者将可以开发去中心化的点对点应用程序,销售演唱会门票、音乐专辑、电影票,所有这些都是点对点的,没有网站。陈榕还指出了另外两个里程碑的时间点:一个是在8月份,届时dApps应该会上线并运行;另一个是在2020年1月。:”希望到那时,我们将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网络。”任何试图革命互联网的个人或项目肯定会遇到他们的争议,亦来云也不例外,遇到的诉讼等只是整个进程中的一个注脚。

对陈榕来说命运让他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有一种感觉,在他从超级计算机到操作系统,再到完全去中心化视野的征途中,还会有更多的事件出现。无论在哪里,历史都有可能被他再次改写。

来源:投资亦来云网

Rong Chen: From Supercomputers To Decentralization

The Elastos Founder reflects on the birth of the internet, and the next steps.

Rong Chen: From Supercomputers To Decentralization

By Gerelyn Terzo on February 26, 2019

Blockchain project Elastos is — borrowing from Winston Churchill — a riddle, wrapped in a mystery, inside an enigma. The key appears to be decentralizing the web, in whose creation the project’s founder had a hand.

Rong Chen, Elastos Chairman and Founder, took some time to discuss his journey to decentralization with Crypto Briefing, including the twists and turns that positioned him among the leaders of the blockchain space today.

Right Place, Right Time

Rong has been working on operating systems since 1985, when he came to study at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for his Master’s Degree. His destiny, however, appears to have been sealed when he earned a scholarship with a computer science lab at China’s Tsinghua University, along with the half dozen people who would become future founders of Lenovo.

“I really wanted to be a chief architect of a supercomputer. It just so happened that the Lenovo lab had a scholarship for that.” said Rong, adding that he had no knowledge of what the Lenovo team was building. And while he had nothing to do with Lenovo’s success, the team inspired him. Chen likewise inspired them, and was the envy of the Lenovo Lab when he earned a scholarship to come to the U.S.

“I realized when you launch a startup, you don’t have to be super smart. People think wow, Lenovo, the biggest PC manufacturer in the world. But at that time, everybody was just a normal person. No one was super smart. No one had that big of a dream. That was one incident,” said Rong.

It wouldn’t be the last time he was at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Coming to America

It happened again when Rong arrived at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He had dreams of being a chief architect for a supercomputer — but fate decided otherwise.

The campus had two supercomputing centers, including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upercomputing Applications (NCSA), where Rong ended up. This is where the first civil (non-military) computer was built.

“It all happened at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gain, it was not by design. I just happened to be accepted,” a modest Rong explains. He had been eager to accept a job at Bell Labs for the summer and not participate in the NCSA. But, as a Chinese citizen, he was not allowed to work off-campus.

So he “settled” for the on-campus lab, designing software for supercomputers and doing animation graphics. Little did he know history was about to be made again. “Three or four years later, the very same team[NCSA] invented the web browser,” said Rong.

Incidentally,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lso counts Marc Andreessen among its alumni, but Rong wasn’t one of his classmates. Rong was with the first batch, among the first four or five programmers to ever have worked in the lab.

From Architect to Operating Systems

Rong was well on his way to realizing his dream of becoming the chief architect of a supercomputer, when he began to work for a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 as an assistant.

That’s he learned Amdahl’s Law, which suggests that supercomputing has no future. Rong’s aspirations went up in smoke.

So he quit and went to work on supercomputer apps instead of research. “It was a major change from chief architect to operating systems,” Rong says. He spent the better part of a decade as a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for Microsoft; he later said that Operating Systems were an even worse discipline than supercomputers.

These experiences would eventually become the cornerstone of how he views the blockchain today.

A Game-changing invention

Rong stumbled upon the blockchain in 2016. He explained what it meant to him:

“Satoshi’s invention was really game-changing. For the first time, we could have a kind of computer which cannot be controlled by any individual, corporation, or government. It can’t be turned off by one individual. It’s a ledger not controlled by one party.”

Prior to this, Rong was doing enterprise IoT:

“I was looking for new funding and we had beta or alpha of industrial IoT running already. Then we needed new funding. I was desperately looking anywhere to make that happen, and that’s when I found the blockchain. I realized those kids are talking about dApps and TPS. Come on, let me show you something.”

Rong met the early blockchain pioneers, and learned about the space and decentralization. But, when they discussed what makes a dApp, Rong realized they needed a more senior guy around.

The crowd had already become rich on bitcoin; they weren’t interested in learning from him. If he could not convince them, Rong decided, he would lead his own team. So this group became both his competitors and his peers.

At that time, people were discussing how Ethereum and Bitcoin were too slow. Rong was dismayed to learn that people were still speaking in terms of transactions per second:

“I could not believe people could still be so ignorant and talking about ‘can we have a blockchain comparable to a supercomputer?’ No way. Never. People still today think the blockchain could compete with a supercomputer at 1 million TPS. By 2016, people were still talking about that and that’s what really surprised me.”

That goes against Amdahl’s Law, he explained, which states that this is an impossibility.

Ethereum, he says, is another great invention, but also easily misunderstood. Similar to an operating system, when you’re dealing with apps and ecosystems, you need developers willing to build on them, he explained.

Rong envisions a world where there are no websites and where consumers could engage with content directly without Facebook manipulating any data.

“Can we call that a new web, a decentralized app? The answer is yes,” he says. “If we could get rid of all the websites, we can have WeChat without Tencent. YouTube without Google. Twitter without Twitter.” This is his vision, and 2019 is the year he says Elastos is going to do it.

New Web

The Elastos team is comprised of 70 full-time employees as well as open-source contributors who are rewarded with the Elastos token. All told, there are approximately 100 people working on the project.

That’s not bad for a new Web, the first phase of which is planned for the end of March. By that time, the Elastos blockchain should be autonomously running. Things really ramp up on April Fools’ Day, which is when a new decentralized Elastos will launch.

“Developers will start to build apps that are peer-to-peer to sell concert tickets, music albums, movie tickets, all peer-to-peer and with no website,” Rong says, pointing to two more milestones: one in August, when dApps should be up and running and another by year-end 2019. “Hopefully, that is when we will have the beginnings of the whole new web built,” he said.

Any individual or project that tries to disrupt something as big as the internet is sure to run into their share of controversy, and Elastos is no exception. Most recently, Elastos has become the target in an investor-led lawsuit for selling alleged securities. Nobody seemed to mind when cryptocurrencies were trading in a bull market.

As for Rong, fate has taken him this far. We have a feeling there is more to come in his journey from supercomputers, to operating systems, to total decentralization. Wherever that is, history is likely to be made – again.

[译]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去中心化网络

[译文]cryptobriefing专访陈榕:从超级计算机到去中心化网络

在本次采访中,这位亦来云的创始人回顾了互联网的诞生,并展望了下一代互联网。

借用温斯顿·丘吉尔的说法,亦来云项目看起来颇有些神秘莫测,云山雾海。该项目的核心是创始人深度设计的弹性计算,或者说去中心化计算思想。百忙之中,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接受了cryptobriefing的采访,谈起了作为该区块链项目创始人的曲折经历。

对的地方,对的时间

陈榕是从1985年开始研究操作系统,当时他来到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硕士学位。陈榕的本科是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度过,当时他获得该系实验室的奖学金,要知道该实验室后来走出多位联想创始团队成员,陈榕的命运早早就与计算似乎有了深深关联。接受采访时陈榕说:”我真的想成为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碰巧联想实验室为此获得了奖学金。我不知道联想团队在做什么,虽然我与联想的成功无关,但联想的团队激励了我”
当然陈榕也同样鼓舞了他们,当陈榕获得奖学金来到美国时,他是整个联想实验室羡慕的对象。他说到:”我意识到,当你开始创业的时候,你不需要非常聪明。人们会想,哇,联想,世界上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但在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是超级聪明的,没有人有那么大的梦想,每个人只是做的普普通通的事情。”

这不会是陈榕最后一次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

来到美国

当陈榕来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时,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他曾梦想成为一台超级计算机的首席架构师——但命运却另有安排。该校有两个超级计算中心,包括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这是第一台民用(非军事)计算机的建造地。谈起这段经历陈榕说:”我还是要强调,申请伊利诺伊大学不是有意为之,我只是碰巧被录取了。我一直渴望能在贝尔实验室谋得一份暑期工作,而不是参加美国的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不允许在校外工作。无奈之下只能”被迫”在校内实验室为超级计算机设计软件,并制作动画图形。”
陈榕几乎不知道历史又要被创造了,三四年后,同样是这个团队(NCSA)发明了网络浏览器,改写了互联网的进程。顺便说一句,网景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也是这所大学的校友,虽然两人不是同届校友,但陈榕是首批在该校实验室工作过的四五个程序员之一。

从架构师到操作系统

在成为超级计算机首席架构师的梦想实现之路上,陈榕走得很顺利,当时他开始在一家研发中心担任助理,正是在这个研发中心,他学到了Amdahl定律(该定律简单来说是通过更快的处理器来获得加速是由慢的系统组件所限制,译者注),这个定律表明超级计算没有未来。抱负化为乌有,陈榕辞职转而从事超级计算机应用程序的研究工作。从首席架构师到操作系统,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他在微软做了十年的高级软件工程师。陈榕后来说,操作系统是一门比超级计算机更复杂的学科,但正是这些经历成为他今天看待区块链的基石。

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发明

2016年,陈榕偶然发现了区块链。他解释了这个发现对他的意义:中本聪的发明真的改变了游戏规则。第一次,我们可以有一种计算机,它不能被任何个人、公司或政府控制,它不能被一个人关掉,这是一个不受一方控制的账簿。在此之前,陈榕做的是企业物联网:”我在寻找新的资金,我们已经有了工业物联网的beta或alpha版本。,然后我们需要新的资金。接触区块链时候,正是我迫切地寻找任何地方去实现这个beta网络”
陈榕意识到很多年轻创业者在谈论dApps和TPS,借用一句流行语,陈榕觉得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陈榕结识了区块链的早期开拓者,进一步了解了去中心化。但是当区块链圈的人在讨论是什么造就了dApp时,他意识到众多区块链从业者需要一个更高的视野。很多区块链早期从业人已经通过比特币变得富有,他们没有兴趣学习。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陈榕决定领导自己的团队做给他们看。所以,不少这个圈子的人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和同伴。
当时人们在讨论以太坊和比特币的速度如何太慢。陈榕惊讶地发现,人们仍在以每秒交易的速度(TPS)作为话题来炒作,他无法相信人们仍然如此无知的谈论’我们能有一台能与超级计算机媲美的区块链吗?'””不可能。从来没有。人们仍然认为区块链可以以100万TPS的速度与超级计算机竞争,要知道,这可是2016年,人们仍在谈论这个问题,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他解释说,这违反了我们谈到的Amdahl定律。与此相反,陈榕设想了一个没有网站的世界,消费者可以直接接触内容,而无需Facebook操纵任何数据,”我们能把它称为一个新的网络,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们能摆脱所有的网站,我们就能拥有没有腾讯的微信,没有谷歌的YouTube,没有新浪的微博。这是陈榕的愿景,他说亦来云将在2019年实现这一目标。

新的网络

亦来云团队由70名全职员工和众多开源贡献者组成,总共大约有100人在这个项目上工作。这对于一个新网络来说还不错,它的第一阶段计划在今年三月底结束。到那时,亦来云区块链应该是自主运行的。在今年愚人节这天,亦来云要”搞事情”,发布Elastos SmartWeb。开发者将可以开发去中心化的点对点应用程序,销售演唱会门票、音乐专辑、电影票,所有这些都是点对点的,没有网站。陈榕还指出了另外两个里程碑的时间点:一个是在8月份,届时dApps应该会上线并运行;另一个是在2020年1月。:”希望到那时,我们将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网络。”任何试图革命互联网的个人或项目肯定会遇到他们的争议,亦来云也不例外,遇到的诉讼等只是整个进程中的一个注脚。

对陈榕来说命运让他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有一种感觉,在他从超级计算机到操作系统,再到完全去中心化视野的征途中,还会有更多的事件出现。无论在哪里,历史都有可能被他再次改写。

本篇文章版权归属cryptobriefing,投资亦来云网编译

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便是亦来人

前几天币市迎来了一波较好的反弹行情,比特币一下子从3600美金直接上涨至3900多美金,在周末的短短几个小时内,又直接突破了4000美金,一下子冲到了4120美金。短时间就突破了压力位。可就在各位投资者们准备欢呼这一波给力上涨的时候,比特币就迎来了瞬间的暴跌。

那么此次出现这样短时间的暴跌原因是什么呢?据分析是因为OKEX交易所对接了大量的量化交易机器人,量化机器人触发止盈,造成行情快速下跌,然后又触发止损,连环触发机器人自动平仓,造成市场踩踏事件,导致大量多军爆仓!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币价短时间内快速下跌。由此可见,一个好的平台、好的环境有多重要。

亦来云可谓是这为数不多的”好平台”之一,其致力于打造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驱动的安全和可信的新一代互联网。亦来币是该经济特区内流通的基础代币。亦来云期望把互联网智能经济推进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人人都能拥有数字资产,变现未来财富,从而将互联网打造为智能经济生态圈。

亦来云:Elastos Runtime打造”财富互联网”

Elastos Runtime 将”区块链的可信记录”与”智能合约的可信计算”正交,让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可以从生产、交易、消费完成闭环。根据现代经济学理论和量子财富观,只有明晰、受保护的产权和合规的交易才能形成资本市场,才能成为未来时的财富。只有如此才能将现在的互联网发展成为”价值互联网”,直至”财富互联网”。

有了 Elastos Runtime 保护的可信应用环境,数字内容就能真正产生价值,变现未来,被用户”消费”和投资。就好像给用户一张火星上的土地产权证,在目前科技水平,这张证书基本没用。虽然它也可以去交易、可以去投资,但最终无法使用它的本体。如果宇宙空间科技提供一种能力把人类瞬间传送到火星,那么这张产权证就真的有用了。Elastos 就是这样一个桥梁,可以让用户在体验、效率、功效方面真正可消费数字内容,完成整个数字产品资本市场的闭环。

Elastos Runtime运行于客户的OS设备上,费用、能力和性能都不受限,可以使用传统编程模型和编程语言开发Elastos DApp,甚至可以直接移植现有软件。同时,通过沙箱与OS原生环境相互隔离,保证数字内容不会外漏。再通过P2P网络连接区块链服务,使权证在用户OS上仍然有效,继续保护数字内容。这样既可以低成本对接现有App生态,包括用户和开发者,又可以扩展和延伸区块链对数字内容的保护范围,还能让用户可以在手机上消费数字内容。

亦来云:全新的用户投资消费模式

基于亦来云商业模式的基础,亦来云可以实现一种全新的用户投资消费模式:

1. 用户购买限量版游戏 App;

2. 在用户手机上的 Elastos Runtime 内玩游戏;

3. 不想再玩以后可以将这个游戏卖掉。因为这个游戏是限量版,并随着这个游戏口碑的传播,让它在二手市场里乘风破浪涨了好多。帮助用户既享受了数字内容又赚取了”早起”的收益,变现了未来时的财富。

这种既投资、又消费的行为叫”投资消费者”。通过帮助用户取得这样的效果和价值,可以吸引更多用户加入、使用 Elastos Runtime。当聚集大量用户以后,会有更多的数字内容生产者(开发商)加入亦来云平台生产内容、发布内容。更多的内容带来更多的用户;更多的用户促发更多的内容。从而形成正向循环,最终产生数量巨大的、有价值的数字内容和财富。

近期大事记

1、ELA节点及区块链浏览器升级

亦来云团队计划于2019年2月20日10点至18点(北京时间)对ELA、DID节点程序及区块链浏览器进行升级。升级内容包括:

①ELA节点支持注册超级节点候选人及对候选人进行投票;

②修复SPV未正确处理连接的Bug;

③修复P2P中地址管理器转发无效地址的Bug;

④修复节点转发SPV节点地址的Bug。

2、亦来云DPoS超级节点竞选仍在火热进行中,2019年4月第一轮投票结束,社区节点开始参与DPoS共识。

总结

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便是亦来人。亦来云,让互联网可信、让数字内容成为资产、让创作者获得财富、让消费者同时也成为投资者,让信息互联网变成财富互联网,未来亦来!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技术动态

Trinity:

 – CI中增加Mac平台编译Android目标的任务

 – 修复了Camera插件的bug,可以正常拍照,正在修复无法拿到拍照数据及获取本地图片路径错误的问题

 – 修复了Media插件的Bug,Media已可以正常播放,正在修复资源文件路径书写方法的问题

 – Carrier插件同步使用最新发布的Carrier SDK

 – 修复解析manifest的bug

 – Trinity与Carrier对Android SDK要求保持一致,toolchains脚本将defaultMiniSdk从19改为21

Hive:

  – 持续完善IPFS node/cluster Restful Http APIs测试用例集代码

  – 修复 IPFS node/cluster service 内部节点间Key/Value同步问题

  – 完善IPFS Native SDK代码

  – 完善IPFS Node/Cluster接口文档

  – 持续完善IPFS Android SDK以及接口测试

  – 移植基于标准IPFS的textile 应用到基于Hive Cluster平台

  – 同步的稳定性和性能的改进

Carrier:

  – 完善Carrier 离线消息功能(依赖Hive项目的Key-Value节点间同步问题解决)

  – 优化和简化Carrier Native SDK中tests和apps的启动过程

  – 调整Carrier Android SDK的工程结构,通过module引入方式集成简单app应用

  – 同步更新Carrier Remoter demo 应用仓库

  – 变更Carrier相关的主要仓库许可为GPLv3 (上周提及),后面再解决依赖库的许可污染问题

  – 修复了一些累积的低优先级的Bug,以及一些优化

DPoS:

 – Ela-cli 完成针对DPoS共识的调整

 – 主链升级支持投票以及超级节点的注册注销等功能

 – 云端环境DPoS常规流程测试及bug修正

 – DPoS分支完成CI集成,使得所有单元测试、白盒测试通过

 – arbitrators直接依赖于内存模型(state),不再记入数据库

 – 对P2P网络地址进行过滤,不转发钱包地址

iOS平台SPV钱包测试

 – Android平台spv钱包投票功能测试及bug修正

Ethereum侧链:

 – 确定初次调用转账合约没有gas费用问题的解决方案

 – 修正充提币的细节问题

C++ SPV :

 – 修复海外社区反馈的仓库太大无法封装成npm的包, 以及某些错误log容易造成困惑的问题

 – KYC功能bug修正

区块浏览器:

 – 修复主链区块链浏览器未知交易问题

 – 主链区块链浏览器增加投票类型的交易

 – 主链区块链浏览器升级主网正式服测试部署

NEO侧链:

 – 将引用utlity中的common包和crypto包替换为主链中的引用

其他:

 – Elastos.ELA.Monitor设计,这个程序主要用于监控节点状态以及DPOS共识情况

完成主节点log分析程序编码工作

团队动态

● 由于个人原因,李斐( Fay Li )女士决定辞去 Elastos 基金会首席营销官和亦来云社区共治筹委会委员相关职务。

 

李斐在海外社区启动时期和海外团队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许多重要的里程碑奠定了基础。李女士将继续与亦来云基金会保持密切联系,并代表基金会完成特别项目。

 

经过亦来云基金会提名,张烽先生将接替李斐女士担任社区共治筹委会委员相关工作。张烽先生是亦来云社区中的早期成员,同时,他也是一位资深律师,对区块链行业也有丰富的经验。我们期待张先生对亦来云社区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们感谢李斐女士在这段时间里对亦来云的成长做出的巨大贡献,并祝愿她在未来的事业中取得成功。需要说明的是,亦来云基金会并无填补首席营销官的职位计划,其相关职责已经在团队成员之间进行了适当的重新分配。

现Cyber Republic委员已更新,亦来云全球推广负责人张戈、亦来云首席架构师苏翼鹏以及张烽先生共同担任社区共治筹委会委员。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及亦来云全球推广负责人张戈受华盛顿世界银行邀请分享“Blockchain, Trusted Computation and The Modern Internet.”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 3月13日~14日,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将出席在中国香港举办的“TOKEN 2049”会议,并将与来自Aion, Wanchain, Celer Network以及ICON的代表进行关于“去中心化的未来:互通性与可扩展性”的圆桌会议。详细内容戳:https://www.token2049.com/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社区动态

● 本周中文社区继续分享着对亦来云的见解:

1. 亦来云:你的数据你做主—— 链世界  

 

2. 透过“简史三步曲”看当下区块链——曲率区动

 (http://www.bightbc.com/project/elastos/64915.html

   

3. 智能经济需要一个“安全”的互联网 ——比特头条

http://www.bitett.com/portal.php?mod=view&aid=2951

● 2月22日,亦来云区块链开发工程师张小宾在亦来云官方火信群分享“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NEO侧链虚拟机

智能合约是 1990s 年代由尼克萨博提出的理念。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包括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Neo VM 是一个基于栈的虚拟机,是执行 NEO 智能合约代码的虚拟机。NEO 智能合约开发者可以直接使用几乎任何他们擅长的高级语言来进行NEO 智能合约的开发工作。NEO 提供了这些语言的编译器和插件,用于将高级语言编译成 NEO 虚拟机所支持的指令集。有以下几个特征

*NEOVM ,执编译后成格式为AVM的合约代码的虚拟机环境

*基于栈,使32字节度的OpCode机码 

*图灵完备(实现 Jump指令),通过gas保证退出机制 

*通过互操作层,访问区块链系统数据,易扩展 

*gas计费通过指令计费,无gas退偿机制

亦来云视频合集

●亦来云小课堂合集: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AwNzMyMDEzMg==.html?spm=a2hzp.8253876.0.0&f=52030095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了解亦来云,您还可以关注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亦来云周报|2019-02-26

——推荐阅读——

CR周报|2019-02-21

区块链改变商业的未来?

专访Elastos DMA发起人辛卫民

Elastos DMA将为用户带来财富

亦来云 DPoS 超级节点竞选细则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亦来云 ▏亦来Talk

2月22日,我们在火信亦来云社区举办了春节过后第一期的“亦来Talk”分享活动,此次邀请到的嘉宾是亦来云区块链开发工程师张小宾,他与社区成员分享了NEO侧链虚拟机技术方面的原理。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张小宾,资深软件开发工程师、区块链开发工程师,DACA区块链公开课学员。2018年加入亦来云团队,参与了亦来云钱包SDK的开发,后又成功将Neo的智能合约虚拟机NeoVM移植到了亦来云侧链中,现已加入以太坊侧链的开发小组中。

上述这些构成亦来云平台的重要服务组件,是亦来云平台技术从概念原型走到技术落地的一个重要环节,也将标志着亦来云新一代互联网平台正式开始从工程开发阶段走向开放的运作和实施阶段。关于NEO侧链更多技术方面相关的专业知识,张小宾在分享中做了详细解读。

▼▼▼

NEO VM与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是20世纪90年代由尼克萨博提出的理念。智能合约是⼀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包括合约参与⽅可以在上⾯执⾏这些承诺的协议。

NEO VM 是⼀个基于栈的虚拟机,是执⾏NEO智能合约代码的虚拟机。NEO智能合约开发者可以直接使⽤⼏乎任何他们擅长的⾼级语⾔来进⾏NEO智能合约的开发⼯作。NEO 提供了这些语⾔的编译器和插件,⽤于将⾼级语⾔编译成 NEO虚拟机所⽀持的指令集。

我叫张小宾,今天向大家分享下,我在移植虚拟机这块儿,对NEO VM的理解,分享的内容不多,比较底层,希望达到的效果就是大家对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代码,也就是智能合约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

现在大家可能已经知道了,智能合约就是运行在区块链系统上的一段代码,NEO VM就是执行这段代码的虚拟机,我们今天就了解下,NEO VM是如何识别这段代码并运行的。如果大家了解堆栈这个数据结构会对今天的分享比较容易理解,因为NEO VM就是基于堆栈的,包括以太坊虚拟机EVM也是基于堆栈实现的。

在这里,我总结了几个NEO VM的特点,给大家分享下: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NEO合约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可以使用C#,Java进行编程。NEO 智能合约的开发工作。NEO 提供了这些语言的编译器和插件,用于将高级语言编译成 NEO 虚拟机所支持的指令集。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现在我们看下这个虚拟机结构的图,图是NEO官方提供的,是理解NEO虚拟机最主要的一个图。首先上面的Compiler就是代码编译层,也就是我们平常写的代码,如Java会通过我们使用的编译器,如Visual Studio编译生成AVM。这个AVM就是我们在虚拟机内部要执行的代码,也就是OpCode。

中间Virtual Machine这一部分就是虚拟机,也就是在我们每个节点上运行的NEO VM虚拟机的结构,可以看到它分为执行引擎、堆栈、互操作层。执行引擎就是负责把我们读取OpCode和指令来放入堆栈中进行执行的执行器。通过上面的图可以看到,这里面有流程控制,有堆栈结构、有数组操作、逻辑处理算法等虚拟机内实现的功能,也就是在写合约的时候可以使用的一些数据结构和算法。

互操作层用于访问区块链系统的数据,如Block,Transaction等。还有另外一个考虑,就是可以访问外部数据,但是现在还没有实现。最下面的一层就是区块链系统Distributed Ledger,即分布式账本,有这三部分构成了整个智能合约的执行结构。

下面我们就看下AVM编译器,是如何生成OPCode这个过程的。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上面这个图是我做的一个流程图。通过这个图可以看到,利用我们平常编程的编辑器,也就是Visual Studio把C#通过Mono把MSIL这个中间语言直接翻译成OpCode的过程。

只是有上面的流程图,可能还感觉有点儿不太了解。我现在就把通过上面的流程图的代码和实际的数据来给大家展示一下。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当我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第一部分就是我们平常的C#代码然后通过编译器,它会生成MSIL,通过这个MSIL,其实可以看出来,它其实也是一个基于堆栈的一个操作指令码,是微软中间语言,它是一种介于高级语言和基于Intel的汇编语言的伪汇编语言。

然后通过C#编译工具,也可以直接把MSIL这个中间语言翻译成我们NEO VM对应的OpCode,拿微软堆栈OpCode和NEO VM的 OpCode做了一个转换,也就是中间的16进制值。这一部分16进制值其实就是对应了一个OpCode的操作指令,每一个操作指令对应着一个堆栈的操作方法。

下面,是里面最核心的部分。现在看一下C#代码简单的一个加法合约,在堆栈内是怎样运行的,来做一个展示。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上面这张图就是通过C#代码写的一个加法合约。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接着通过微软的编译器Visual Studio可以把这一部分C#代码翻译成MSIL微软中间语言。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然后通过Mono.Ceil,可以再把中间语言翻译成了对应的OpCode的16进制值。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然后上面的16进制值对应着上面截的图,虚拟机操作指令。

下面会展示上面这些指令在堆栈内的运行过程,内容有些多,大家可以先看一下。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堆栈操作过程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上面这些图其实就是计算3+4加法这个堆栈操作过程,咱们可以直接看最后一张图,就是栈顶是7。

下面会对加法合约有一个简单的图的介绍。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通过上面这这张图大家应该很简单明了了。这个图就是简化版来的加法的堆栈操作过程。这样大家可以了解到,其实NEO的编译器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现在和大家介绍一下在堆栈内部是如何实现循环的。

其实在堆栈实现循环,也就是实现一个跳转指令JMP,就是如果当前运行指令是JMP指令,则根据栈顶数据找出需要跳到的堆栈地址,接着从当前堆栈位置继续执行,直到再碰到JMP指令,这样就会循环执行堆栈内部的一部分代码。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上面就是在虚拟机内部实现了的数结构和算法的控制,包括对堆栈的操作,出栈、入栈,交换一些流程控制,就刚才说的跳转甚至IF也是通过跳转来实现的。还有基本的算术指令,加密指令,还有其他的一些基于流的操作。

在合约内部,大家应该还会对和是如何消耗GAS的应该也有所兴趣,现在就把这部分代码给大家看一下。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在NEO VM里面执行合约也就是在执行指令,每一个指令都是消耗GAS的,通过上面这个代码可以看到,它默认每个指令都消耗1GAS,,对于其他的指令会有不同的定价。这样就保证了,大家在合约内部写不出来死循环了,总有GAS消耗尽的一天。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其实现在大家对NEO VM,应该就感觉很有所了解了。现在我就做一下总结,其实就是介绍了这三部分的内容,智能合约就是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一段代码,代码实现了跳转就是图灵完备的,然后所需要的技术模块就包含编译器、执行器也就是虚拟机、区块链。其中区块链是实现智能合约的基本条件。

NEO VM也就是执行NEO 智能合约的虚拟机,它实现了一套基于堆栈的OpCode以及对应的执行器的一段程序。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亦来Talk ▏亦来云NEO侧链虚拟机原理

<<  向左滑动扫码关注  >>

透过”简史”三部曲看当下区块链

透过”简史”三部曲看当下区块链

说到”简史”,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三部曲堪称为巨作。尤瓦尔对人类历史有深刻的研究和精彩的观点,从人类起步到辉煌再到毁灭,无不给人一种人类就是按着尤瓦尔规划的路线在发展的错觉。
2014年的《人类简史》横空出世,宏大开阔、博学多识,时光跨度之大,学科涉猎之广,摄人心魄。尤瓦尔如同一位智者,让我们认清自己,从开始的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在发展和历史中,把真相条分缕析给你看,颠覆了我们关于人类进化的认知。2016年的《未来简史》再度惊艳四座,这是对未来的一种预测,掀起了全球关于人工智能讨论的新思潮,打开了人类认知未来之窗的新方式。2018年的《今日简史》悄然上市,提出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着科技颠覆、生态崩溃和核战争三大挑战,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正在颠覆原有的社会结构和分配方式,数据成为最重要的资源。当数据巨头比我们更了解自己,当”在线”成为一种生存方式,如何规范数据的所有权?能否建立起一个维护人类自由和平等的全球社群?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已使人类掌握了重塑和重新设计生命的能力。我们该如何运用这种能力,上演另一出全新大戏?

透过”简史”三部曲看当下区块链

2019年农历新年到来之前,有赞的”996工作制”和网易自营的电商品牌网易严选计划在除夕通知裁员,两条重磅消息无疑成为中国互联网格外醒目的新闻。随着”996工作制”的热议,那些强调”只要埋头工作总会有回报、号召员工为了公司的事业而奋斗”的声音,此时被嘲讽为”奋斗逼”。网易严的”员工被裁完全是因为绩效表现差、想留在公司就要创造相应的价值”这样的说法也被嘲讽为一种”奋斗逼”的声音。一时间,”奋斗逼”迅速蹿红成为网络流行语。
互联网世界流行语言的变化,往往反映了公众意见的转向。”奋斗逼”始于2017年初,虽是一句脏话,但它生动地抓住了2018后半年互联网经济寒冬下从业者的心态与思想转变。在裁员到来时,”为自己而奋斗”还是”为老板和公司而奋斗”的冲突变得更加明显和尖锐。互联网行业中,受雇者和雇佣者之间的对等交换正在获得越来越强的道德价值。要求员工为企业奋斗多少、就该给予员工多少福利的观念日益深入人心。”奋斗逼”这个词所咒骂的,正是那些打算用情怀、画大饼、公司文化等等意识形态工程打破这种公平交换的人。然而”奋斗逼”所表达的情绪还不止于此。这个词只有在寒冬时才有其生命力,因为除了对雇佣关系中公平交换的渴望,它还表达了劳动者们在不稳定雇佣时代的一种愤懑、一种不得志的挫折感、一种对过去的企业认同感和商业理想的深深失望。

透过”简史”三部曲看当下区块链

科技的发展使得生产力迅速提升,然而生产关系依然延续着工业文明时代的惯例,而区块链的到来就是要构建互联网时代的新型生产关系。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将彻底颠覆运行了160多年的生产关系,区块链也将担负起成为互联网乃至社会的解构、变革和重塑的’起义者’角色,区块链技术对未来社会产生的影响,将是当前人们不容易完全想象或者预测到的。
区块链的五大特点深深充斥着现阶段互联网,其中,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信息公开透明更是对”奋斗逼”深刻的对峙。区块链有效解决了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的信任问题。more is less,人们淹没在海量信息中,实质上能够获取到的有益的”信息”很少,甚至还有大量的垃圾”信息”、误导”信息”、错误”信息”、有害”信息”挤占了人们大量的时间,严重降低了人们生活学习和工作的效率。区块链技术在信任的前提下通过大数据分析等各种确权过滤技术,还给人们less is more。
亦来云专注于区块链技术,致力于打造新一代互联网,这无疑是对目前互联网世界最好的一个升级,消除信息不对等,建立一个完全去中心的,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网络,让数据上链,数据所有权回归个人,使数据变资产,把互联网智能经济推进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打造智能经济生态圈。
一切都在悄然推进,你不可不知的新经济新网络,不可不知的区块链,不可不知的亦来云!

【曲率区动小编:畅畅】